部落格文章

一段註定會散的關係,你還會選擇投入嗎?

 

從事後諸葛的角度來看,的確折騰了時間與精神,但若不曾走過,又怎麼能知道箇中滋味。

 

事情還要從年底那封協會久違的新年問候開始,在年底各種案件忙著核結、會計關帳等焦頭爛額的時刻,能收到遠方傳來的問候,不免感到欣喜。

 

夜深人靜,仔細回味為什麼從了解到分離的過程,大多數的原因還是歸咎到「人」。

 

那是臺北世大運結束後迎來的暖冬,氣象局特別表示自1951年首見無寒流來襲,是特別的現象。時近臺北馬拉松,由開廣飛跑盃超級馬拉松賽打頭陣,進入松山體育園區能感受滿滿的熱情,超馬協會培訓的實習裁判將在這場比賽執法,順利完成且通過考核後,便能取得正式裁判的資格,可領取裁判證。

 

 

 

 

我執行的是12小時場地賽,兼看50公里組別的進行,對於擬成為裁判而言,能在場地賽繞圈這類相對公路超馬賽相對單純的環境觀摩學習,是很好的養分。同時能看到晶片計圈,裁判巡圈以距離丈量。

 

 

賽會進行6小時整,選手必須換方向跑,未必所有選手都能跑完當下的那一圈,意即距離不滿400 公尺。因此,換方向時的丈量是很重要的技術。當屆的賽會直至結束前都堪稱順利,惟50公里組M65組別的詹石寶大哥 (江湖稱號小巨人;馬拉松歷代百傑) 在通過終點時取得分組冠軍,詹家人莫不歡欣鼓舞,為其驕傲,後經晶片人員提醒距離不足,裁判執行單位討論後,指示實習裁判前往告知詹大哥,聞訊後情緒從開心轉為憤怒,大聲囔著:「擱走!擱走!(再跑!再跑!)」,家人們自然是非常不諒解,情緒直接往實習裁判身上來,是可以預見且算是一般人正常都會有的反應。

 

後來官方的成績,詹大哥是04:27:44 完成,這其中後來有沒有經過修正調整,我無從得知。從事後來看,這定案的成績在2022年結束時,仍高居M65歷年第三位。從超馬協會的紀錄網查詢,詹大哥於此場比賽後再也沒有在超馬留下完賽成績,可能是出自年紀因素,也或許這件事情對其打擊不小。

 

裁判團隊事前有進行教育訓練,惟面臨潛在可能具有重大爭議的賽果時,應由裁判長親自主持,釐清案由及裁示相應的處置,派實習裁判去溝通實屬不負責任的做法。為什麼這整件事情,小智會那麼清楚?因為小智就是當事人,這件事情不是我一言堂,可受公評。

 

 

從那之後,即使我領有裁判證,我也不願再下場執法,並非我的能力不足,而是當時整體賽會對於裁判值勤的規範,和遇到突發事件處理的方式,並不能服眾,因此道不同,不相為謀。

 

我還是屬於超馬圈的一份子,以教練的身份陸續指導一些學員完成超馬 (人生夢想賽事),例如國際超馬協會認證的指標性賽事 Saroma Lake 100km Marathon (日本北海道薩羅馬湖100公里超馬賽),另有學員在府城超級馬拉松賽六小時組取得總冠軍;在臺北超級馬拉松拿下分組季軍等好成績。

 

值勤與進修的時數在2023年到期,若無續裁判證,則裁判證自動失效。雖然我有累積24小時的講習會時數,但這次放棄續證,我不後悔。

 

Facebook
error: Content is protected !!
Scroll to Top